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讲坛   >   正文

鄂尔泰与黄草坝

发布时间: 2018-09-05   来源: 黔西南日报   我有话说(0人参与)A-A+

鄂尔泰像


传说中的沙子姆革上古城垣

传说中的马格闹彝族土司藏宝图石刻

高寨晓谕碑

  鄂尔泰(1677~1745),清满洲镶蓝旗人,西林觉罗氏,字毅庵,康熙时期举人,与田文镜、李卫并称雍正皇帝三大宠臣。
  平心而论,在中国历史上,满清皇帝中不乏重政理事者,雍正帝就是其中一位,具备阅官慧眼。三大宠臣中,田文镜、李卫并非科举出身,若非雍正唯才是举,很难成为一代名臣。还有鄂尔泰,他虽为旗人又有功名,但从二十一岁进入内务府,兢兢业业二十多年才勉强做到员外郎,仅六七品的小官。四十二岁时,他感叹仕途艰难,写下“揽镜人将老,开门草未生”。然而,就是这位对仕途差不多绝望了的中年人,却在雍正登基后青云直上,不但当了封疆大吏,还出任朝廷军机大臣,可以说是雍正帝的肱股之臣。更重要的是,包括黄草坝在内的中国西南地区的历史走势,深受鄂尔泰影响。
  提 要
  四十二岁还在感叹仕途艰难的他,在雍正登基后青云直上,主政西南,成为“改土归流”的主导者,对包括黄草坝在内的土司割据地区的历史进程及经济社会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
  土司制度
  康熙六十一年(1722)康熙皇帝病逝,爱新觉罗·胤禛继位,次年改年号为雍正。在位期间,雍正帝重整机构进行吏治改革,大力整顿财政,加强对西南少数民族的统治,在历代皇帝中,算得上励精图治。鄂尔泰正是他一系统政治措施的优秀建议者和执行者。
  雍正帝刚一继位,鄂尔泰的仕途就迎来了春天。
  雍正元年(1723)正月,鄂尔泰被任命为云南乡试副主考;五月,就被越级提升为江苏布政使,成为一省大员。短短两年后,又晋升为广西巡抚,挤入督抚行列。这还不算,赴广西巡抚途中,又接到朝廷圣旨,改封为云南巡抚,兼管云南、贵州、广西,执三省大权。而名义上的云贵总督杨名时只负责管理云南巡抚职内的事务。
  原来,西南地区在历史上土司制度盛行,自三国时期蜀汉政权开始实行相当于民族自治的羁糜制度,经唐、宋等时期,至元时发展成为著名的土司制度,各地大小土司密布。例如元代的贵州尚未建省,分属湖广、四川、云南三个行省之边远毗邻地区,民族情况复杂,土官设置特别密集,成为一个重要的土司地区。当时这一带土司主要有:八番顺元等处宣慰司管辖下的顺元路军民安抚司,领蛮夷长官司二十二个;沿边溪洞宣慰司管辖下的播州军民安抚司,领有一府、三十二长官司;亦溪不薛宣慰司,即历史上的“水西”地区,主要在今毕节市境内;乌撒乌蒙宣慰司,属地多在今云南省昭通地区,惟乌撒路辖今贵州威宁、赫章、水城县境;曲靖等路宣慰司军民万户府下的普安路,辖有今贵州盘县、兴义、兴仁、普安。普定路辖今安顺、普定、晴隆、平坝、紫云、镇宁、关岭等县境。
  土司制度造成经济、文化的极度落后,土司所辖地区大部分交通闭塞、习俗固弊。除土民深受土司随意压迫、欺凌外,林立的大小土司经常相互攻伐,为了利益甚至与中央政权刀兵相向。明人徐霞客游历黄草坝时留下《黄草坝札记》,就清楚记述黄草坝田陌交错,交通发达,赋税充足,完全可置一县,但这会触动当地黄氏土司利益。土司制度的存在,让西南各族人民深受煎熬的同时,给中央政权对地方的管理带来极大困难,甚至让地方官员没有安全感。
  明代,由于贵州贫瘠,奉养官员的基本开支都需要周边省份提供。因此,明中央政权对贵州的管理采取“开一线以通云南”政策,相当于只要保证贵州至云南有条路就行,除了对沿途的管控,其他地方听之任之,只要名义上拥护朝廷,依然由各大小土司掌管其辖地。
  至清,在雍正之前,贵州极少数地区实行了由朝廷流官取代土司、土官的管理政策,历史上称之为“改土归流”。但土司、土官仍极大威胁到中央政权的利益。例如顺治年间平西王吴三桂奏报贵州水西土司安坤久蓄异谋、将为不轨,得朝廷同意率军镇压。再如黔西南地区马乃土司同样召来清军,后置普安县,设流官管理。
  直至雍正帝登基,贵州和其他西南行省依然处于土司林立的状态。因此,直至鄂尔泰执掌黔、滇、桂三省,黄草坝仍未置县,甚至没有朝廷官员管理。
  土司遍布,让西南各省地方官深感执政困难,对地方管辖和许多政令的推行感到焦头烂额。雍正帝即位,这些官员纷纷上奏,要求解决这一重大问题。鄂尔泰赴任西南后,根据调研后的客观分析,也上疏建议实行改土归流政策,更坚定了雍正帝的决心。
  雍正帝登基,心里思索着励精图治。西南土司,是为当时迫在眉睫的重要问题,因此,他派出最为信任的大臣鄂尔泰前去处理就可以理解了。所以就出现了赴广西巡抚途中改封为云南巡抚的事情。
  而鄂尔泰到来之前,黄草坝属于土司辖地。
  黄草坝土司
  黄草坝是兴义城的前身。历史常有巧合,这里的土司一族正是黄姓。徐霞客的《黄草坝札记》记述:“黄草坝土司黄姓,加都司衔。乃普安十二营长官司之属。十二营以归顺为首,而钱赋之数则推黄草坝,土地之远则推步雄焉。”
  黄氏先祖其实为汉人。清咸丰《兴义府志》载:“黄昱,武昌人,明洪武十四年(1831)从傅友德克普安路有功,是年以今兴义县之黄坪营地处之,命之屯守。”民国《贵州通志·土民志》记载:“洪武二十一年(1838),授黄光嵩(黄昱之子)为世袭黄坪营长,天启时,授黄汝桂参将,仍世袭黄坪营长。清嘉庆六年,授黄天运土守备职。”
  明取代元,最后消灭的是盘踞云贵的元梁王,其战事历史上称为“调北征南”。黄昱正是在调北征南一役中凭军功得以屯兵掌控黄草坝。巧合的是,家族能够世袭黄坪营长,凭借的正是黄昱的儿子黄光嵩在平定马乃营土司战事中的军功。于是在黄草坝,之前的彝族土司,不得不让位于黄氏一族。而武昌来的黄氏,一代接一代,融入到当地土著居民中,最终成为布依族土司。
  明清交替,普安州在清顺治十六年(1659)纳入清版图,黄氏土司对清政权并不排斥,黄坪营长黄璧归降,仍担任黄坪营长一职。清取代明是历史趋势,但并不能证明黄璧是怕事之人。十四年后,当吴三桂开始反清,企图以总兵职笼络黄璧,黄璧不为所动。《兴义县志》记:“康熙十二年(1673)十一月,吴三桂反清,攻陷普安州,黄坪营长黄璧拒吴保境。”
  吴三桂以平西王之尊掌控云南,反清之初,大军所向披靡,可谓气势汹汹,拿下普安州好似探囊取物。黄璧一个小小土司却不尊其号令,实在值得思考。
  吴三桂管理云贵期间税重捐恶,且对各族土司动辄刀兵相向。如在顺治十八年(1661),吴三桂向朝廷伪称阿计营与马乃营营长勾结南明永历政权将军李定国,意图反清复明。于是朝廷废除了马乃营、鼠场营、楼下营三个营的土司制度,同时取消阿计营、安逸营土司世袭待遇,只设土目。并将马乃营、鼠场营、楼下营、阿计营、安逸营及汉族统领的兴仁、兴让两个里共同合在一起设置成为普安县。这一动作,叙述起来平平淡淡,事实却是灭村屠寨,血流成河。至今,不但马乃营、阿计营所在的县留有诸多遗迹,兴义市也发现传说是彝族土司举家避吴时刻下的藏宝图。在兴义还留下彝族女英雄沙子姆抗拒吴王保护族人的传说,流传范围极广,已经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
  对吴三桂的暴政,黄璧应该是不满的。但“拒吴保境”这个说法应该是夸大了,凭他的实力,如何能够与反清几乎得手的吴三桂对抗?事实应该是黄璧弃黄草坝避入属地深山大箐,而吴三桂剑指北京清朝廷,根本无时间也不屑于与一个小小土司纠缠。
  历史资料证明,故事的发展就是这样。康熙十九年(1680),吴三桂军溃败,在贵州只剩下黄草坝这一个堡垒,试图凭借马岭河天堑顽抗死守。黄璧看到了重掌黄草坝的希望,清军还未进入黄草坝地界,他就在马别河建桥等待。次年二月,黄璧与彝族土州同龙天佑协助清军夹击吴军,一举收复黄草坝。
  不管怎么说,黄璧赌对了,康熙皇帝接报后龙颜大悦,下圣旨让黄璧世守土目。
  鄂尔泰与改土归流
  黔、滇、桂实属土司制度的重灾区。鄂尔泰走马上任广西巡抚,中途又接圣旨改任云南巡抚,掌三省实权,足可见雍正帝对三省改土归流之重视,也足可见他对鄂尔泰的信任。
  鄂尔泰到任,刚率军扎营,土司甲兵就开始进行骚扰,营房都被焚烧。
  俗话说没有金钢钻莫揽瓷器活,雍正皇帝没有看错鄂尔泰。经过实际调研,鄂尔泰上奏阐述改土归流的原则:以用兵为前锋治其标,以根本改制治其本。对敢于反抗的土司,剿抚并用,顽抗到底者坚决剿灭;只要悔改,对抗过官兵的土司也一律宽免。重点策略是促土司投献,投献者给以安抚,表现好的可任其政府的流官,尽量减少敌对情绪,减轻改土归流的阻力。
  西南风暴由此拉开帷幕。雍正四年(1726)十月,鄂尔泰受总督实职,加兵部尚书衔。首先遭殃的是敢于向他挑衅的长寨、广顺(1941年,长寨、广顺合为长顺县,现属黔南州)土司,负隅顽抗,遭到毁灭性打击。摧毁长寨土司后,鄂尔泰奏准设置长寨厅,派流官治理。
  滇、黔、桂三省土司密布,改土归流的任务最为繁重。鄂尔泰深知,荣耀的背后是责任,他更加深入地了解三省土司情况,进一步制定改土归流计划和用兵计划。他对土司用兵政策性极强,轻重缓急把握得当,各种手段百出。对待态度凶横的土司,鄂尔泰以硬对硬坚决镇压。雍正帝同意鄂尔泰的主意。雍正五年十月初二日(1727.11.14),朝廷下旨:“云南、贵州、四川、广西、湖广五省改土为流官之土司,有犯斩绞重罪者,其家口应迁于远省安插;犯军、流罪者,土司并家口应迁于近省安插。饬令该地方文武官员稽查,不许生事疏纵。”
  就这样,鄂尔泰率军攻陷一个个塞垒,迅速征服了永宁、永安、安顺等1398寨,广顺、定番、镇宁等680余寨,战果辉煌。对待归降、配合的土司,则施以安抚手段。
  正是这样的政策,让黄草坝在疾风暴雨里免除了兵燹之灾。雍正五年(1727),黄坪营土目黄极中审时度势,选择改土归流,将黄草坝拱手让给朝廷派驻的普安州判,把土司衙署搬至如今万峰林里的鱼龙寨。正是这一历史事件,让兴义万峰林、则戎逐渐发展出兴义历史上有名的布依族“安平九寨”。
  黄氏土司对于改土归流的配合,使得黄氏一门不但没有被打击,还延续了对属地的管理。事实上,流官进驻后,一是管理力量不足,二是与许多村寨的布依族原住民语言不通,而这些村寨乡民早已习惯了由寨老、把事、乡约等自然领袖管理的模式,自然领袖则习惯于听命于黄氏土司。朝廷派来的流官看清楚形式,就依然重用黄土司来管理原有村寨。于是,形成了高级官员为朝廷流官,黄氏土司受命于流官继续管理布依村寨的物殊管理方式,历史上称为“土流并治”。
  乾隆十八年(1753),黄坪营土舍黄启元被擢升为土守备。之后,黄天运继承此职。但随着嘉庆三年(1798)年著名的南笼布依族大起义被镇压后置兴义县,黄坪营黄氏土司虽未被褫夺世袭职位,但大权旁落,政治、经济地位被严重削弱。兴义市存留下来的鱼龙拒控碑、梁子背晓谕碑等碑文里,就有普通布依百姓与黄氏族人争夺利益的内容。
  鄂尔泰对兴义历史走势的影响
  改土归流实为中国西南地区最重要的历史事件之一。主导这个历史进程的鄂尔泰,对兴义的历史走势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雍正五年八月二十日(1727.10.4),清廷吏部回复鄂尔泰上奏,同意此前广西、贵州交界犬牙相错的地方,以南盘江为界,江以南属广西,江以北属贵州,于是本属广西的册亨划归贵州。七十一年后兴义置县,属册亨的巴结亭、者安亭划归兴义,也就是现在的兴义市南盘江镇区域。
  同一旨批复里,还有记载:“……普安州之捧乍地方,有养马箐穿连三十余里,为三江之咽喉,夷、侬之要隘。上江白云屯险峻异常,惟一经迂回攀援而上;法岩寨山高十五里,路险岩危;歪染寨烟户百余家,田多民富。若于捧乍地方设一营,白云屯之上拨弁员带兵扼险,法岩、歪染二处设立大汛防守,不惟黔夷可以控制,即粤侬亦不敢起衅。查黄草坝在捧乍之内,请即以驻防黄草坝安笼镇标左营游击一员、千总一员、把总一员、兵三百名移驻捧乍。将原防捧乍汛之把总一员、兵五十名移驻黄草坝。黄草坝民居稠密,汉多夷少,且距州遥远,请于普安州添设州判一员分驻其地,稽查奸宄,即将贵州按察司经历裁汰,改设普安州判。均应如所请。”
  朝廷同意鄂尔泰奏请,黄草坝来了朝廷流官,也为捧乍带来了一次绝佳的发展机会。在黔西南对乡间集市的归纳,民间素有头青山、二者相、三龙广、四捧乍之说。捧乍一段时间的繁华,甚至在兴义置县时有与黄草坝争夺县治所在地的底气,乃鄂尔泰的军事眼光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改土归流绝对是中国历史上的大事件,在这项边疆官制的改革中,鄂尔泰尽职尽力,充当了主要角色,由关键之时的上书,到制定改土归流方针大计,再到具体实施,远离京师历时多年,付出了艰苦努力。像兴义这样受其巨大影响的地方,不在少数。
  鄂尔泰对西南各族群众的安抚政策里,还包括汉文化的推广,以发展文化教育事业来达到让各族群众归于王化的目的。这一策略是成功的,消除积弊的同时,也为包括兴义在内的各地区各族先民带来了文化大发展。
  如今南盘江境内存留着一通高寨晓谕碑,为兴义建县之后的两则布告,其中一则即记录了布依先民学生参加县试被考官敲诈勒索的事实,县府官员向各布依村寨公告,如再有此等情况发生,布依学子可进行控告,将对敲诈勒索者严肃处理。这通碑刻,落款人为各布依寨乡约、寨老、把事。反应了改土归流后,清中央政权在管理兴义这类地区时文化上的怀柔政策。
  作为一代名臣,鄂尔泰具备自身的人格魅力。对流官的派遣,鄂尔泰上奏必须派去有能力、肯吃苦、清正廉明者。所派出官员他均亲自认真挑选,对安定改土归流地区起到了积极作用。
  此外,他让改土归流地区人民休养生息,实行地丁钱粮制度,在许多地方减轻、减免赋税或给予救济,使这些地区尽快地恢复生产。他还重新调配土地,并实行鼓励垦荒政策,对新垦的土地,水田6年后征税,旱地10年后起科。鄂尔泰还号召官员、富户捐助困难土著居民,他本人带头捐银3000两、买牛100头、盖房600间,让十分困难的土著居民安居乐业。安抚也好,收买人心也罢,鄂尔泰的实际行动,不失为先天下之忧而忧的文人情怀。
  因为改土归流的巨大成功,雍正六年(1727),鄂尔泰擢升云南、贵州、广西三省总督,几乎是独掌西南,较清初的平西王吴三桂更胜一筹,在封疆大吏里实属罕见。次年,鄂尔泰加衔为少保。
  雍正十年(1732),鄂尔泰被召回京城,任保和殿大学士,居内阁首辅的地位。后来又因为改土归流之功晋封为伯爵。
  雍正帝死后,鄂尔泰出任总理事务大臣。乾隆元年(1736)为钦点会试大总裁,除大学士职务以外,他又兼任军机大臣、领侍卫内大臣、议政大臣、经筵讲官,管翰林院掌院事,加衔太傅,国史馆、三礼馆、玉牒馆总裁,赐号襄勤伯。
  乾隆十年(1745),鄂尔泰病逝,享年六十六岁。乾隆帝亲临丧所致祭,谥文端,配享太庙,入祀京师贤良祠。十年之后,即乾隆二十年(1755),因其侄鄂昌与门生胡中藻之狱,被撤出贤良祠。
  历史如风烟,曾经的往事总会一点点飘散。然而,故事虽然已经成为过往,但也应该时不时被人提及吧!

作者:罗 松

转载说明:本网所刊登的中国黔西南网及《黔西南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黔西南日报社中国黔西南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欢迎广大网友向我们提供新闻稿件,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免责声明:本网站转载稿件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联系电话:0859—3121811。

网友跟帖
昵称:匿名发表|人参与|0人跟帖
请文明发言,您还可以输入140发表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