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   >   正文

妻子病死 儿子病重

一个中年男子的紧急求助信

发布时间: 2017-11-22       我有话说(0人参与)A-A+

  各级人民政府、各位好心人:

  人至中年,本是携妻育子的创业黄金年龄阶段,但恰恰天不遂人愿,让我瞬间陷入人生家庭之大不幸,举步维艰,无奈求助。

  我叫周永红,男、布依族、今年38岁,家住贵州省安龙县普坪镇香车河村洞广组,身份证号:522328197906203719,手机号:15885988169。

  我与香车河村上科喜组的李成敏(现年40岁)于2001年11日1日结婚后,于2004年2月16日生下儿子周诗康。儿子满月不久,李成敏心跳加剧,不时有恐慌之感,经县医院确诊为先天性心脏病,按科学是不能生育孩子的,更不能再生育,否则将会危及生命。多年来两口子想再要个孩子也不敢再生育,就到计生部门办理了《独生子女证》,专心抚育聪明、活泼、可爱的周诗康。

  但心脏病是不轻易治好的,妻子靠长年吃药维持生命,并逐渐丧失劳动能力,全靠我在附近乡镇打零工维持妻子医药费用和家庭开销。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学习成绩好,我们感觉看到了希望,我虽然苦,但心里还是甜蜜的。

  但我做梦都没有想到,2015年年初,班主任发现安龙县戈塘中学八(4)班13岁学生周诗康突然喝水特别多,而且是常人的十多倍,就告诉了我。于是我带着孩子到处寻医,到一些医院检查无果后,2016年7月4日到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住了近一个月,花了5万余元后确诊为脑生殖细胞瘤。由于该医院设施有限,无法手术,建议转到北京天坛医院治疗。

  2017年10月28日,我们夫妻二人带着可怜的孩子来到了北京天坛医院。经专家确诊后,说像这种病至少需要6至8个疗程,每个疗程需要花费7万元左右。听到要花六七十万元才能医好孩子的病,我们绝望了。望着躺在病床上到底最后不知是死是活的儿子,李成敏终于扛不住了,在2017年11月17日早上四点半突发心脏病倒在儿子病床下。我急忙呼救,经北京市大兴区人民医院抢救无效,永远离开了我和孩子!

  老家的香车河水在哗哗流淌,我的心在颤抖,大地在旋转,天仿佛已经塌下!为孩子治病已经花光了我及所有给亲朋好友和寨邻老幼借来的30多万元,我连妻子遗体火化的费用9000多元都没有,是寨邻东拼西凑并发动周边的好心人给我发来的捐款(微信红包,还有转账),才把妻子遗体火化并送回老家香车河组。我要在北京照顾儿子,妻子的骨灰只有靠干儿子从村外捧回,远在北京的我除了悲痛还是悲痛!

  香车河村组干部虽在第一时间内向普坪镇政府反映和请求帮助,镇人民政府也批了困难救助1万元,亲情恩如山,但杯水车薪。

  逝者已去,入土为安,但病者还得救治。我拼死也要救他——刚满13岁的儿子周诗康!妻子走了,我不愿放弃我唯一的孩子,他是我唯一的希望!我不断给自己打气,给孩子信心,我会拼尽全力!希望全社会所有的好心人帮帮我,哪怕就是一分钱也行,救救我的孩子吧!

  附:周永红贵州农信卡号:6217790001087417461周永红微信号:15885988169(北京,寻医)

求助人:周永红 

2017年11月21日



 

转载说明:本网所刊登的中国黔西南网及《黔西南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黔西南日报社中国黔西南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欢迎广大网友向我们提供新闻稿件,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免责声明:本网站转载稿件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联系电话:0859—3121811。

网友跟帖
昵称:匿名发表|人参与|0人跟帖
请文明发言,您还可以输入140发表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