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饕餮美食   >   正文

吃不够的麻糖

发布时间: 2017-11-01   来源: 黔西南日报   我有话说(0人参与)A-A+


  今天早上,我在给女儿讲解奥数试题的时候,门外传来“叮当——叮当——叮当——”的声音。这种声音我太熟悉不过了,从我记事开始,门前就经常有这样的声音路过,“敲当当”的人,背着一个背箩,背箩里装着一二十斤麻糖,左手拿着一小块月亮形的铁片,右手拿着铁凿,一边走一边敲,以一种别于吆喝的声音走街串巷。

  女儿说:“爸爸,我想吃麻糖。”一句不经意的话,让我在一边感叹卖麻糖的人的高明,一边不得不折服这种特别的声音的魔力,只要一听到“叮当——叮当——”的声音,就知道卖麻糖的人来了,就忍不住流口水了,想去买!
  现在的麻糖是两三元钱一两,相比起我小时候,足足涨了十几倍!想起那些年,由于经济不景气,即使是一两角钱一两的麻糖,也有很多人吃不起。别说是吃麻糖,吃饭都成问题。那个时候的我年幼无知,总是缠着爸爸妈妈,每次去读书时,必须要两三角钱买麻糖,否则就嚷着不去读书了!为此,爸爸妈妈被逼无奈,从家里拿出几两包谷,带上我走去卖麻糖的人家,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给我换得一二两麻糖,然后看着我津津有味吃完了去上学。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渐渐长大了,懵懵懂懂的我嘴巴还是那么馋,只要一听到“叮当——叮当——”的声音,就控制不住自己,不由自主地带上几两包谷、小麦、油菜籽之类的东西去换麻糖。现在想想都觉得有些好笑,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嘴馋,对麻糖恋恋不忘?
  我也会用自己看似合情合理的方式搜集一些散落在包谷秆棚里的包谷、麦子、油菜,以及大豆,晒干后拿去换麻糖。做这些事情,都是躲着爸爸妈妈的,因为一旦让他们知道,就会遭责骂。
  后来,镇上有人收竹席了,于是,家家户户好像看到了生活的希望,都忙着编竹席,小孩也加入到这个队伍,放学后,大点的孩子就跟着大人学习劈竹条,小一点的就编竹席,一天下来,速度快一点的能够编两三张竹席,除去成本,可以赚到两三元钱。这时,爸爸妈妈就会给我一两角钱,算是对辛勤劳动一天的奖励了!编竹席是累一点,但是我们高兴,因为可以用赏钱去买麻糖了!
  我和女儿买了两斤麻糖,女儿吃,我和妻子也一起吃。
  我永远喜欢的麻糖,总是吃不够,也许是小时候兑麻糖的情愫影响了我,让我对其如此钟情!

作者:李登祥

转载说明:本网所刊登的中国黔西南网及《黔西南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黔西南日报社中国黔西南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欢迎广大网友向我们提供新闻稿件,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免责声明:本网站转载稿件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联系电话:0859—3121811。

网友跟帖
昵称:匿名发表|人参与|0人跟帖
请文明发言,您还可以输入140发表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