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旅游景点   >   正文

真武山寻梦

发布时间: 2017-10-20   来源: 黔西南日报   我有话说(0人参与)A-A+

真武山公园


一夜风雨,不知道明天是晴还是阴,总之是醉了。在兴仁大酒店醉卧了一宿,总做着一些渺无边际的浩梦。梦见一座山,一座似曾相识的山,一座宿命中的山。

第二天,在兴仁县参观全州诗书画联展,在展厅看见了那幅画,画很长,画中有山峦、草木、花卉、池塘、亭台、香径,底色是西南地区特有的喀斯特风貌,画作莽莽苍苍,实为震撼。服务员介绍说,这幅画被称为兴仁的“清明上河图”呢。

我以欣赏一个佳人的目光细揣这幅画的山水脉络时,便从记忆中浮出那真武山来了,于是便邀约彭奠基、顾毅二老,易君江华三人,有了这次真武山之游。

原以为真武山乃一县之名山,想象中总有些遥远,山一定很巍峨。想不到很快就到了。我有些惊讶地判断,这应不出城廓的范围,愈发觉得它的可贵之处了,那就是“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地方了。

走进公园,总觉得这公园很冷淡,寥寥的只我们四个人。有一个中年汉子在门口直瞅,但他最终闷着没有出声。景区内设施委实不足道,只那上山的石级宽得有些夸张,约有三、四百级吧,山顶上一座朱丹色楼宇耸在那里,应该说是真武楼了。

石级两边陡坡上都古木苍苍,有开花的,也有未开花的。山虽不高,但还是爬得出了汗,皆因少锻炼的缘故啦。这些树木不乏杆粗长柯的,但因石级辟得宽而不成比例,两旁的长条枝杈搭不上手,只尴尬地翘着。想想若是夏天,毒辣的太阳光的紫外线照射下来,烤得台阶发烫,人一定受不了。如果石阶窄一半,两侧的枝柯交错,那摇曳的枝影投布下来,就像在运动中欣赏一幅动静相宜的画一般,那感觉该多好。

石阶尽头,那楼柱两边一幅楹联印入眼帘“着履高攀一郡桑麻归眼底,登高远眺万家忧乐在心头。”看来对联是极为工整的,书法也极佳,只是这联用于真武楼,总觉得有些别扭。仔细看了落款,原来是将“把酒亭”的楹联移过来的。当时心中便萌生遗憾的意味了。

从左侧的廊沿穿过去,有一石碑刻着真武楼简介,我们细瞧了,便想进去参拜真武祖师神座,但门是上了锁的,从外向里面瞅,楼内空空如也,不觉,那种遗憾更深了。

转过身来,只见坎下几株不容人怀抱的古柏,竟然高过了真武楼的楼宇。这古树枝柯交错,让人有些心动,我便以天幕为底色,用手机从平面的视角拍下来,觉得很好玩。像极了千百根古藤树枝编就的一张大草帽或一把巨伞。再细看,若以天为白纸,恰似一幅水墨画。从那绿荫华盖里,让人感觉不出冬天的萧索之象了。

站在山顶上俯瞰,只觉东南西北四面八方,展现出一幅宏阔之景来:那层层叠叠的民居,摩天林立的高楼,错落有致的街巷,笔直宽阔的大道,川流不息的车辆,空旷的田畴,耸立的群山都井然分布在那喀斯特地貌的山川间,镶嵌在乳白色的天幕下,一切都那么真实,那么生动,那么寥廓苍茫。如果是夜晚,华灯初上,山城灯火互为辉映,你会感叹不已。这才是现代的《清明上河图》啊。

路边有一株古树,树皮已皱裂,看去已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只见那枝柯间有蜘蛛结了网,细瞧这与城市中心电杆树上的呆板而杂乱的蛛网不一样,它显得单纯、生动而又真实,真实得如同梦一般,这梦掣开了轻渺的网,让人觉得站立在古庙里参禅拜佛那样无物无我,心境透明。似乎只有树叶在微风中飘落的声音,或是树窍发出的声音才能震动耳膜。此时,阳光从婆娑的树叶间透下来,透过树枝射下来的淡淡的暗影,我看清了蓝蓝的天,那白棉花似的云彩。

这确实是梦,人的梦、神的梦、鸟的梦、虫的梦、大自然的梦、信仰的梦,留得住乡愁的梦,情人的梦。真实的梦的天堂哪!

时值秋冬之际,往年的落叶已尽销,化为腐质土,今年的树木正落叶,遥想来年春暖花开,又化为孕育新生的梦。此时,松柏的枝条更显精神,那枝条在空中自由伸展,仿佛在与他的左邻右舍轻握着手,喃喃细语拉家常一般,似乎在庆幸自己有一方休养生息的沃土。想来,树若有灵,一定会有几分禅意的况味了。

我静静地望着近的树、远的树、小的树、大的树,感慨的是日益膨胀的钢铁森林并未挤走这一片绿荫。这一片苍茫如梦的绿色,它让人在茶余饭后,不由自主地跑上山,去寻梦,去聆听它呼风唤雨生云吐雾。让人得以吐纳呼吸,增加肺合量,它让人觉得这世界还有让人可留恋的地方。

从另一面的山沿石阶而下,一路都有树木遮荫,芝兰相衬,更觉它的可贵。但走下去时,一排在建的朱红的楼房挡了去路,最惹眼的是右边的山脚,有一幢民房如猛虎般地横在那里。看着看着,我突然有些忌妒了。房屋建在森林边、公园里,白天,主人打开窗子便可吐纳呼吸树之气息,而蝴蝶、蜻蜓满室翩翩飞舞,触目尽是自然。夜晚,看萤火虫提着灯笼哼哼叽叽地唱歌,听风雨拍打森林,听鸟鸣繁弦如歌。早上睁开眼睛,说不定屋角就有只兔宝宝眯着眼酣睡;鸡笼里仿佛多了什么。一瞧,嗬,原来有两只山鸡在里面轻抖羽毛。床脚,美女蛇眼睛一睃一睃的闪闪发光,真是不用出门就“接地气”呢。

有云:有七分福,必遗三分灾是有道理的。家坐在公园里,虽说是过的神仙日子,只是也要谨慎些、留心些。秋冬之际天干物燥,不留意划根火柴,丢个烟头,总会毁了这片森林的,这种日子也有提心吊胆的时候。

回转途中,满目尽是这亭亭如华盖的森林呢,心里莫名的感动。就像一个远航的舵手,在人潮汹涌的人海里漂行,暮然看见前方有个小岛,小岛上青翠如华盖,那种情景够人惊喜的啦。它让人在航行中觉得自己找到了赖以归宿的港湾。

夏隐冬藏,春去秋来,有这么一个佳处,人们自觉不自觉地往山上跑,说是那有一片绿荫,是确切的。但也不全是这样,人们往往是偷空去阅读那些名联、古诗,思考咀嚼那些优美的故事,以填补日愈匮乏的心灵,弥补人生的缺失。它会让懦者立、怯者强、强者兴、兴而仁至焉。依此看,我愈觉得这虽高百尺,方圆不大的真武山,真不愧为兴而仁至之地,委实是可贵之乡了。

哦。真武山,但愿我时常在梦中见到你。


作者:文 王子豪

转载说明:本网所刊登的中国黔西南网及《黔西南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黔西南日报社中国黔西南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欢迎广大网友向我们提供新闻稿件,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免责声明:本网站转载稿件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联系电话:0859—3121811。

网友跟帖
昵称:匿名发表|人参与|0人跟帖
请文明发言,您还可以输入140发表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