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旅游景点   >   正文

龙山神韵

发布时间: 2017-10-20   来源: 黔西南日报   我有话说(0人参与)A-A+

龙头山风光 刘昌华 摄

龙头山下恬静的村庄 刘昌华 摄

龙头山上的积雪 刘昌华 摄


是大自然的一支神来之笔,在黔西南这片博大恢宏的土地上尽情挥毫,恣意泼洒,给历史的记忆留下了这一幅起伏跌宕、波澜壮阔的画卷,每当人们经过这里,都要驻足而立,高山仰止,顶礼膜拜,赞叹不已。

隶属乌蒙山系武陵山脉的龙头大山,以其巍峨雄壮,峥嵘高耸之势横贯安龙、兴仁、贞丰、册亨四县境疆,起伏连绵数百里,仿佛大地的一股经脉,不停地搏动这生命的绝响,行云流水,蔚为壮观。如欲纵观全貌,须得绕山而行,再则临峰绝顶。从兴仁到贞丰,在飞驰的小车上我们看到的不是一座山,而是一条跃跃欲飞的巨龙。峰回路转,莽莽苍苍,龙头巍然兀立在安龙县龙山镇境内,龙尾则潇洒地甩摆在贞丰县的城郊,显示着宇宙的精灵神韵,其自然的奥义高深莫测,人类有限的思维无法企及。

龙头大山是神圣的,它的灵秀之气,它的山水风云,滋养了周遭几十万各族同胞。人们在这里耕作,在这里歌唱,亿万斯年,生生不息。

攀越龙头山,可从兴仁的屯脚、贞丰的龙场、安龙的龙山起步,择其逶迤崎岖的山道而行,过小河,涉山涧,跋荆棘,过丛林,登险石,气喘吁吁,挥汗如雨,历经三四个小时的艰辛,方能踏上耸入云霄的峰顶。在山下仰视,山峰的险峻与高巍,让人望峰息心,顿感渺小若尘;于山谷中挺进,使人窥谷忘返,心神迷醉在拼搏的激情之中;从山顶俯瞰,千山万壑涌入胸腔,人间盛景,一目了然。此时此刻,浑觉人比山还要高大,心比景还要超然。这可能就是古往今来仁人志士所谓登峰造极的感慨吧?

站在山上远眺,白云挽住那点缀着几抹葱绿的远山的臂膀,缓缓地迷失在天际;白云下边是纵横的沟壑,是毗连的村庄,是纤陌纵横的田园。坐在岩石上静听,潺潺的奚流匆匆淌过山间;阵阵林涛从树上呼啸而来,涌进幽谷则形成咆哮的山岚,有如千军万马拼杀于谷口。山岚是强大而凶猛的,稍不留神便会被卷跌于千丈绝壁,粉身碎骨。

若在春天登山,可在碧绿的世界中看到灿若云霞的彩带在山中缠绕,那就是颇负盛名的十里红杜鹃,一丛丛,一簇簇,漫山遍野,令人心荡神驰,眼花缭乱。红杜鹃,又名映山红,属长生灌木植物,其花可入药,具清热、解毒、润肺之功效。记得小时候登山,一旦发现映山红,便急不可待地摘其花瓣,大把大把地掇入囗中咀嚼,甘甜可口,甜中带酸,非常惬意,饥饿时就成了登山者的果腹之物。

盛夏之际,每到暴雨倾淋时刻,则有滚滚山洪爆发于山间,喧嚣奔泻,湍流不息,悬崖高处,常常垂挂着数以千计的飞瀑,飞流直下,气势磅礴,十分壮观,于瀑前留影,则有“疑是银河落九天”之感。山上蛇多,烈日当顶之时,草丛中会有长长横卧的五步蛇,树丫上会有绕枝而息的青竹螵,山间前会有盘卷而眠的巨蟒。据说有一年夏天,一山民上山伐树,走到一空地发现仿佛一棵新伐树木横于草中,便想伸手抬起,谁知那树竟然扭动起来,片刻就梭走,呼啦啦的消失于草丛中,原来竟是一条巨蟒!

秋天的龙头大山时常云雾缭绕,让人身在山中,心里则产生神奇迷离的梦幻。清晨,雾起之时,山川河流,林木村舍全都沉没在白色的海洋之中,而那奇立的峰顶,则变成一艘航船,浩渺烟波,看不到彼岸。到了旭日朗照时分,四射的阳光仿佛激战中密集的子弹,不停地攒击着庞大的雾海,不到一个时辰便烟消云散,这时候,山峦便展现出美好的面貌,仿佛刚刚出浴的美女的容颜,清洁、甜润而又娇艳。此刻,我走进山中,心灵就让那出岫的云朵驮走,飘荡于蓝空之下碧峰之上,而尘俗世界就远远地被抛于烟云之外。

冬日的龙头山则像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山顶布满浩洁的的冰雪。冬天登山除了吃苦耐劳的精神和坚忍不拔的毅力外,还需要强健的体魄。这时候草木枯竭,溪流瘦削,唯一可以看的只有怪异的岩石和错综复杂的山势。冬天的龙头山,在季节的冲击下,依然沉默而又刚强,昭示一种生命的理念,背负着沉重的岁月一往无前。古人说:“春山如笑,夏山如怒,秋山如妆,冬山如睡。”信然!

亿万年前被地壳运动褶皱崩裂的龙山断层里,蕴藏着丰富的煤矿资源,当地称为“乌金”,形成了强大的支柱产业。而那片缓缓地向四县边境辐射的辽阔的腹地,已被开辟为林场、草场和牧场。观光的游人除了在此流连于青山绿水之外,还可以在天然的游猎中饱尝惊险逐鹿的野趣和韵味,西方人旅游的猎奇、壮观和探险在这里得到充分的体现,让人激情澎湃,兴味盎然。山上淌下的流水,含有丰富的矿物质,煮肉易熟,水烧开后,烹狗肉只需半小时即可食用,甚为奇特;而那河中的石头,随手拾起一块都可以做成磨刀石,任何尖锐的钢铁器物,只要一经砥砺,便会屑飞如尘,锋销棱尽,颇具深厚的人生哲理。

孔子曰:“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我想,水的澄澈,柔韧与深沉的心境,山的伟岸,刚强与宽阔的胸襟,都是人们所向往的,它能让人感到生命的伟岸和悲壮。龙头大山和生于斯长于斯的古老民族一样,屹立在坚毅的土壤中,成为一种典范。少年时代,我曾经这样告诫自己,在未来的人生岁月里,我要学习做一座山。


作者:文 韦元龙

转载说明:本网所刊登的中国黔西南网及《黔西南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黔西南日报社中国黔西南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欢迎广大网友向我们提供新闻稿件,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免责声明:本网站转载稿件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联系电话:0859—3121811。

网友跟帖
昵称:匿名发表|人参与|0人跟帖
请文明发言,您还可以输入140发表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