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旅游景点   >   正文

泥凼烟云

发布时间: 2017-10-13   来源: 黔西南日报   我有话说(0人参与)A-A+


      自黔西南州兴义市城区南行三十余公里,便即到达泥凼的地界。从车里望去,延绵的群山如同一条沉睡的长龙匍匐在地,不知这条长龙醒来腾飞天空该是何等的摸样。从地图上可以明显地看出这群山是链接黔桂的一条长脉。因这大山的逶迤,到也诞生诸多奇秀的景色和可爱的人儿来。

  乘着徐徐的凉风慢慢观赏,还没看够,就一路顺风顺水的到达了小镇泥凼的街上:一排排鳞次栉比的明清建筑坐落在青石铺就的老街上,街上整洁清静,穿着少数民族服饰的少女和妇人们手挽着手,一路讲着布依话走过来,两旁老店中煮粉和饭菜的香味自然而然的随风飘荡,走过的行人忍不住四处张望,垂涎欲滴,恨不得立即在这隐逸的小城中吃上一番,一解味蕾的匮乏。

  然而这老街满城的铺子和店面并不是此行的目的,最终要追寻的还是那街道中的何应钦故居。风雨飘摇的抗战岁月过去了,当年受降的场景绘就的油画被故乡的人民放大张贴在故居的墙壁上,远远近近的游客在观赏故居时都会停驻在此,缅怀当年的岁月,油然而生出一种对国家对故土饱经风霜而屹立不倒的豪情。

  进门时首先看到的是由著名书法家于右任先生所写的对联:“乾坤一夕雨,天地万木春”,横批“为民喉舌”。漫步其间,一幅幅自抗战岁月中流传下来的字迹,都在向世人展示着这位将军国难当头告慰妻子教导儿女的深情。明清风格的建筑,花厅、马厩、客房、东西厢房、花鸟巷、水井、碾坊、受降碑一一分明,格外突出的便是卯榫结构的屋檐三层矗立,代表着何应钦官升了三次,这常常成为当地人茶余饭后的清谈和教育孩子的典范。

  而在据此不余三五里的风波湾旧居,又是一种别样的风味:不同于街上故居的幽深僻静,旧居的建筑矗立在一座山峰上,一道略微宽阔的观景台可以一览凼城水乡的风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下自有一览众山小的气势。徐徐看去,山下的片片树林和座座山峦犹如陈兵列将。对于此地,当地的老百姓都称其为“点将台”。由点将台看去,下方的泥凼石林就如同秦始皇陵兵马俑一般低调地守护着这片淳朴的布依族苗乡大地。她并不倚老卖老地炫耀着自己的源远流长,只有悉心了解的人才会品味出她苗家少女般娇羞的风情。

  正可谓“一山两分立,一水泽万州”,打从兴义城区延绵出来的龙鹰大山山脉在小镇泥凼这儿成了泾渭分明的楚河汉界:往上是青石凛凛的高山,往下是碧水泱泱的水田和松林。喀斯特地貌和江南水乡的风景都在这片历史悠久的大地上共存,滋生了多少不为外人知晓的风情和美景。譬如说何应钦旧居旁边山脚下涵洞里的地下水汇聚成为阴河流淌得哗啦哗啦,可外面看去简直干瘪得犹如荒漠,不得不感叹一声神奇。多少苗家的和布依族的儿女就在这片水乡弥漫的乡土上祖祖辈辈的繁衍下来。

  再顺着柏油路大道开下去,还会抵达乌舍和巴结的地界,那儿还有一个南龙古寨可去,据说是布依族的一个先祖诞生之地。水乡凼城过街后道路两旁都是梯田和甘蔗、板栗林子,耕耘而出的水稻香得沁人,而甘蔗是古法榨糖和造纸的原料,栗子剥离开来刺壳就被勤劳的农人们捡拾起来,运输到各地销售。打路边穿过时会不时惊起甘蔗林中觅食的一两只田鸡,扑腾着翅膀惊慌得不知道该往何去,叫声也带动溪里的野鸭子游动起缕缕浮波印散开去,远方的炊烟袅袅升起,宛如给这水乡凼城增添了一抹留白,又像一位新婚不久的女孩依偎在吊脚楼的夫君身边。

  同行的朋友说可惜来得颇为晚了一些,倘若是在晨鸟破啼之际到来,那么就可以看到颇为著名的泥凼烟云:万峰湖的烟波在水乡泥凼的山脉中弥漫,这弥漫的水汽云雾受到松林土地高山的阻挡,变成了奇景,就像不可捉摸的天书神话一般。

  留有一丝遗憾也罢,水乡凼城的风姿自然是遗忘不掉的,待得闲了还要来品味甘蔗做的清糖和那野外的田鸡鸭鱼,还有那让人魂牵梦绕挥之不去的泥凼烟云和说不出数不尽的风景。


何应钦故居 本报记者 邢贵龙 摄

  何应钦故居 本报记者 邢贵龙 摄

作者:文 苏明强

转载说明:本网所刊登的中国黔西南网及《黔西南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黔西南日报社中国黔西南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欢迎广大网友向我们提供新闻稿件,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免责声明:本网站转载稿件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联系电话:0859—3121811。

网友跟帖
昵称:匿名发表|人参与|0人跟帖
请文明发言,您还可以输入140发表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