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旅游景点   >   正文

玉皇顶

发布时间: 2017-10-13   来源: 黔西南日报   我有话说(0人参与)A-A+

玉皇顶 本报记者 邢贵龙 摄

  2017年初秋,一组照片在微信圈里疯传,欲坠非坠的悬崖,柱状的孤峰,悬于云端的步道,与张家界、华山、黄山的云海相比,几乎可以以假乱真。兴义竟有如此美景?答曰,有。在什么地方?则戎玉皇顶。正在神往之时,竟有朋友相邀,真是“瞌睡来了遇着枕头”,爽!

  我的脑海浮出一幅图来:群峰之中,一山高耸入云,弯弯曲曲的小道直通山顶,游人如蛇而行,气喘吁吁,最后拍照,狂欢……

  出城,往南,沿景峰大道、景湖大道前行,突然往西,过冷洞村,过则戎坝。路窄,弯多,村庄在山洼里,满目苍翠,玉米金黄,瓜果遍地。不料到了半边街村一个叫枇杷树的村寨,虽还在爬坡,山势明显平缓起来,大块大块的台地,一反之前的逼仄,没有高耸入云的山峰。我正诧异,朋友说,到了。就到了?宽阔的停车场,附近有卫生间,有仿古的二层回廊,看得出,刚完工。

  爬几步,便站在山脊上,脚下是数百米的悬崖。极目远眺,蓝天白云,群峰拱伏,心旷神怡,恍若仙界。朋友指点,那是万峰湖,那是南龙古寨,那是泥凼何应钦故居,那是广西金钟山。万峰湖湖湾半岛像许多蓝的玉,绿的玉,在天地间漂浮着;重重叠叠的桂北丘陵,翠绿,藏青,灰色,直到退成模糊的天际线;南龙古寨的吊脚楼,则像几片树叶。转身往北则是万峰簇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等古今诗句涌上心头,让人顿生“山高人为峰”的豪迈!

  沿着蜿蜒的游道,一边走,一边品评风景,大家很兴奋。山脊东西向,黑石森森然,如怪兽,如虬龙,如残剑,或立或卧,千姿百态。几块巨石悬于绝壁,上面用水泥抹了个简陋的平台,那是摄影的最佳地点,不过患“恐高症”的人是不敢去的。一个叫梁子上寨子就坐落在东北侧。瓦屋与平房错落有致,水泥路通往各家各户,有一个宽敞的停车场。屋前屋后绿树成荫,翠竹依依,花生、包谷晒在院坝里。我们找一个老乡,请他介绍村子的情况。他说,这个寨子只有十几户人家,都姓左。他叫左金华。寨子散散落落的,显得疏朗。他们左家来了好几辈人了,是江西迁来的。他带我们去看第一代祖先的墓,碑是道光二十五年(1845)的,碑文写得好,刻得好,是夫妇合墓,估计这个家族是兴义置县前后过来的。相传之前是倈子居住。梁子上这样的村庄,典籍不可能记载,只能从碑文及家谱来推断。这样说来,梁子上也是两百年左右的古寨了。

  在步道的尽头,有两块大石头形成一个天然的石门。今后步道往东延伸一座土山那里,折而向西。南侧是一个断层,有许多巨大的石块横七竖八地堆着,石头上长满绿色灌木和藤蔓,只能看出一些石块的轮廓,猜想是某次地址运动,比如地震,垮塌下去的。对面是座孤峰,峰顶平坦,同样被绿树青草覆盖着,据说峰顶是块平底,可以点两斤包谷种,几十年前村民上去过。那些巨石间,有小道,只是多年不走,被荆棘藤蔓封死了。如果进一步开发的话,可以清理出来。我想,像蚂蚁那样游走巨石间,立于峰顶,狂风劲吹,衣带翻飞,似乎是一面猎猎作响的旗帜,又像是一面鼓风的七彩帆。四周云海茫茫,远离尘世喧嚣,乘风驾云,此乐何极!

  我们决定夜宿。晚饭后散步,干枯的包谷秆秋风中悉悉索索作响,那声音是粗糙和干硬的。月亮缓缓地从万峰湖里爬上来,在云海里穿行,那月一定是湿漉漉的,软绵绵的。星星被白云浸润,仰视,出奇地大且明亮。秋虫低低地吟唱,一千年是这样吟唱,一万年也是这样吟唱,似乎只有遗传,没有变异。不远处村子里翠竹与绿树相摩察,发出切切的响声,一只狗懒洋洋地叫着,这些声音是温馨和亲切的,散发出浓浓的烟火气。在水泥钢筋的森林里奔波,在雾霾和汽车尾气中穿行,我们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这么近距离地对视明月星辰了。玉皇顶,玉皇顶,也许这里真是玉皇大帝及七仙女小憩过的地方,难怪有那么宽的平台。假如是孙猴子光临,那尖尖的山顶就够了。夜色中那些山,那些石头都别有一番情韵!

  云桂两省的界河是南盘江,而云贵高原与广西丘陵的地理分界线则是这绵延数百公里的山脊。据古地质学家考证,两亿年前,云贵高原是一片汪洋大海,史称“滇黔古海”,这山脊是古海深海与浅海的分界线,浅海部分阳光充足,气温适宜,生活着贵州龙、海百合及许多鱼类,使得今天的兴义成了国际知名的古脊椎动物化石的宝库。数亿年前兴义就是生命的摇篮。

  后来地壳抬升,雨水冲刷,浅海里泥土等松软的物质以泥石流的形式冲向深海,坚硬的部分留下来,形成了气势磅礴的锥状喀斯特--万峰林,而泥石流则堆积成今天的桂北丘陵。地质学家说脚下的这些绝壁是研究古地质演化的绝好物证,与欧洲阿尔卑斯断面具有同等的科研价值。这里是亿万年沧海桑田的见证,是石山与土山的分界。万峰林远古人类活动遗迹遍布。数万年前,兴义是人类文明的温床。

  如今华东华南热浪滚滚,进入烧烤状态时,我们凉爽如春;当东北西北暴雪成灾的时候,我们温暖如春,兴义是著名的宜居城市。应该感谢玉皇顶这样的山梁,它们一道道绵延在广西丘陵向云贵高原不断抬升的地带,南海上形成的水汽多次抬升形成降水,使得这些地区降水充沛,光照充足。兴义人夸张地说,土里插一根扁担都会长成参天大树!兴义坐落在这个著名的缓坡上,叫它如何不凉风习习,空气清新,百花盛开?月夜走在这道山脊上,叫我如何不浮想联翩,思接千载,心存感恩?

  霜月洗空,一碧万里,月朦胧,山朦胧。此时此刻,宜诗宜酒,宜舞宜歌。这不,微微的醉意里,那边帐篷里有人在略带沙哑吟诵“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另外一个文友断断续续地念“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酸溜溜的。

  这是玉皇顶月亮惹的祸,星星煽的情。

作者:文 王仕学

转载说明:本网所刊登的中国黔西南网及《黔西南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黔西南日报社中国黔西南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欢迎广大网友向我们提供新闻稿件,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免责声明:本网站转载稿件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联系电话:0859—3121811。

网友跟帖
昵称:匿名发表|人参与|0人跟帖
请文明发言,您还可以输入140发表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